中國新聞視線網,用百姓的眼光看新聞!做中國新聞網站之標桿!

中國民生網

你現在的位置:主頁 > 關注 > 文章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中國新聞視線網小編 發布時間:2020-04-30 01:48

李沁/文 一場疫情把在線教育推到了大眾視野,受疫情影響各地延遲開學、停止線下教學活動,除了公眾熟悉的英語、數學等學科轉為線上教學,編程、美術、音樂、舞蹈等偏重線下教學的課程也紛紛加入在線直播的陣營,各家教育機構招數頻出爭奪客源。在教育部“停課不停學”政策的加持下,在線教育市場似乎一片繁榮。不過,在線教育的春天真的來了么?

“頭疼”的學生家長大牌機構并不省心

“寶貝和XX老師一起度過了愉快的學習時光,寶貝表現非常精彩哦”,姜麗華記不清收到過多少條諸如此類VIPKID的課堂反饋了,對于這種看似夸贊實則冰冷的模板化信息她有些麻木。

姜麗華的兒子今年10歲,一直在國際學校就讀。在她看來,與傳統的中國教育方式相比,兒子更習慣外國教師的教學模式,主打“純北美外教一對一”的VIPKID成了她的選擇。不過,讓姜麗華感到意外的是,VIPKID官網上明確標明的利用AI+大數據的“學習報告反饋、課堂行為監測”這一特點,在實際的教學中并未得到很好的體現。

“我家孩子在VIPKID上面學了三年了,說實話除非我一直盯著,否則根本不清楚孩子的課堂表現如何、課程效果如何,只會收到這種夸贊的話。課后也沒有老師督促孩子做練習或者改錯,孩子的學習效果并不明顯。”比起千篇一律的夸贊,姜麗華更想了解孩子真實的課堂表現。

相較姜麗華對課堂表現、課后反饋的關注,劉敏更在意教師的發音的問題。

劉敏的兒子今年7歲,由于升小學前沒有接觸過英語,在課堂上的學習有些吃力。為此劉敏給兒子在51Talk上報了課程,想要提高英語成績的同時練練口語。“51Talk的外教主要來自菲律賓,雖然官方語言也是英語,但很多老師都有口音。我只能為孩子選擇發音相對好一些的老師,但問題是這樣的老師通常很難預約到。”

除了機構的教學反饋、教師的發音問題,在線教育機構的課程取消機制也讓不少家長感到頭疼。

對于VIPKID的課程取消條款,姜麗華感觸頗深:“學生如果有事需取消課程,必須提前24小時告知,如果做不到將直接扣除一節課程。而老師可隨時取消課程,不受時間限制,學生方面不會扣除相應的課程。這是霸王條款,有的時候馬上要開課了才通知老師來不了,孩子的時間就不是時間了么?”

相較之下,51Talk在取消課程方面稍顯寬松,學生方面提前1小時即可取消,但如果學生一個月內未上滿15個課時,扣費依然按照15個課時執行。“我家孩子還沒有遇到過不夠15個課時的情況,但平臺的這種做法還是有問題的。”劉敏說。

被“捆綁”的培訓教師:教學要和續報率掛鉤

“(孩子)在VIPKID上面學了至少三年,花了不少錢,我真不知道他們在上面學了啥。”姜麗華決定,等到課程結束,不再給孩子續報這家機構,“班主任說很可惜。我說請問有什么可惜呢?下課后也沒有人專門跟進。一個老師對太多孩子,顧不過來,銷售兼著班主任,角色設置就有問題。”

這樣的現狀不僅令姜麗華疑問,曾經有2年在線教育領域從業經歷的李蕾,也有同樣的困惑。輾轉3家教育培訓機構之后,她發現,在線教育機構的服務團隊中,教師和銷售人員的邊界劃分,通常會比較模糊,教師的業績往往與學生的續報率掛鉤。在她看來,教學與銷售分離,才有可能真正讓在線培訓回歸教育本質。

以斑馬AI課(斑馬英語)為例,斑馬英語的課程采用錄播視頻+AI的形式進行,輔導老師并不直接授課。學生看視頻學英語,AI會抓取屏幕另一端學生的發音并打星評級。輔導老師的工作就是將AI收集的發音做點評,并針對性的進行糾正。聽起來并不難,然而除了點評和糾音,老師們還擔著為學生和家長服務的角色:管理微信群、盯著家長為孩子續報課程、配合運營的活動……

“老師們的業績和續報率掛鉤,實際上也算銷售,他們的壓力其實挺大的。”年初剛從斑馬英語離職的李蕾說。

在李蕾的認知中,教師是個極其神圣的職業,擔得起“教書育人”的職責:“老師這個角色在在線教育這個領域被重新定義,至少在斑馬AI課(斑馬英語)中好像已經不把老師當回事,輔導老師更像是服務的角色。有的時候盡管知道給家長打電話推銷課程可能會招至反感,老師們還是得硬著頭皮按照規定用統一的話術與家長溝通。因為不打電話家長可能就不會續報課程,續報率低業績也低,工資也會減少。同時,家長接到續報電話會覺得很煩、被騷擾到。有家長電話號碼遭到泄露,會將原因歸咎到我們身上。”

不僅如此,在斑馬教育工作期間,李蕾發現很多所謂的輔導老師本身的發音就有問題,更不必說為學生糾音了。“其實斑馬英語對輔導老師的需求還是挺大的,但招不到那么多英語專業的老師。有的人即使是英語專業出身,發音也有問題,挺難的。”

在線教育的春天真的來了么?

如何在疫情期間“停課不停學”?在線教育成為2020年來全國各大高校和中小學的唯一選擇。在這樣的非常時期,在線教育企業是否迎來了黃金機遇?

根據CNNIC統計的數據,2019年6月,中國在線教育用戶數達2.3億余人,與2016年6月的1.1億余人相比翻了一番。此外,根據艾瑞咨詢的相關數據,近兩年在線教育產品APP設備數量呈穩步增長,其中2017Q1-2018Q2階段,增速保持在47.9%,保持高速增長。盡管2018Q2-2019Q3的增速有所放緩,但整體依然保持穩定的增長。

如今,新冠肺炎致使各地學校推遲開學,學校與機構紛紛選擇線上教學,在線教育似乎一片利好,精銳教育創始人張熙更是公開表示:“在線教育發展到今天,現在是群雄逐鹿的時候。未來 1-2 年,頭部在線教育企業會清掃戰場,至少 60% 的在線教育公司會倒下。”

事實真的如此么?在線教育暴露出的諸多問題是否會成為其發展的阻礙?以教師資質為例,根據2019年7月教育部等六部門發布《關于規范校外線上培訓的實施意見》:“從事語文、數學、英語、思想政治、歷史、地理、物理、化學、生物等學科知識培訓的人員應當具有國家規定的相應教師資格。聘用外籍人員須符合國家有關規定。要在培訓平臺和課程界面的顯著位置公示培訓人員姓名、照片和教師資格證等信息,公示外籍培訓人員的學習、工作和教學經歷。”

卖封边条赚钱不 股票分析微信 吉林快3什么时候开始 今日股票行情大盘走势 陕西快乐10分怎么玩 山东快乐扑克3奖金表 广西快3官方开奖结果 天津十一选5开奖时间 好运快三app 免费短线股票推荐 云南快乐十分任三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