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新聞視線網,用百姓的眼光看新聞!做中國新聞網站之標桿!

中國民生網

你現在的位置:主頁 > 金融 > 文章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中國新聞視線網小編 發布時間:2020-05-02 08:12

王永利/文 一個是急速擴張,一個是逐漸縮減。

前者是美聯儲的資產規模,其從今年2月末的4.26萬億美元,急速擴張到4月15日的6.37萬億美元,增長了將近50%;

后者是中國央行的資產規模,從2019年末的37.11萬億元,縮減到2020年3月末的36.54萬億元,降幅1.5%。

二者之間隔著不同的調控環境、工具與任務。這也是緣何資產規模與貨幣總量的變化并不成正比。資產規模大不意味貨幣總量就大,反之亦然。

或許,不能僅從央行資產規模的變化上簡單類比,認為美聯儲“瘋狂大放水”,將引發嚴重的通貨膨脹和貨幣貶值;反觀中國央行,其貨幣政策是否過于“穩健”?能否在面臨疫情嚴重沖擊時及時發力,充分發揮貨幣政策的宏觀調控作用。

疫情來臨,中美央行資產規模變化出現了巨大的反差。為什么面對重大沖擊,宏觀調控越來越依賴貨幣政策?費雪貨幣數量論強調“MV=PQ”(貨幣供應量×貨幣流通速度=價格水平×可交易財富數量),宏觀形勢劇變的今天,這個經典理論,或者說貨幣相關公式可否改為ML=PQ(L為流動性)呢。

追本溯源中國央行、美聯儲的資產規模與貨幣總量之變,從五個方面去看中美兩國央行的貨幣調控環境與任務,我們也許可以找到貨幣政策應對危機的答案。

兩大央行的資產規模與貨幣總量之變

新冠肺炎疫情大規模爆發,對中美兩國經濟金融和社會運行都產生了非常深刻的影響,亟需采取強力宏觀政策,特別是貨幣政策予以應對。

在這一過程中,美聯儲自3月3日開始,不僅快速將聯邦基金利率(基準利率)從此前的1.5%-1.75%降低至3月15日的0%-0.25%的基本零利率水平,而且從15日開始推出大規模量化寬松(QE)政策,其資產規模急速擴張(擴表),從2月末的4.26萬億美元,急速擴張到4月15日的6.37萬億美元,增長了將近50%,而且根據美聯儲3月23日已經發布的“無限量QE”聲明和相關計劃,近期其資產規模仍將大幅度擴張,有人預計到年末可能超過10萬億美元。

但是,與美聯儲不同的是,面對疫情沖擊,今年1季度中國人民銀行的資產規模卻不升反降,從2019年末的37.11萬億元,縮減到2020年3月末的36.54萬億元,與美聯儲資產規模的變化出現了巨大反差。

但這種狀況的出現,實際上是與中美兩國央行的資產負債結構,以及貨幣政策的調控環境、調控對象、可選工具、傳導效率等因素密切相關的,需要深入分析,不能僅從央行資產規模的變化上簡單類比,就認為美聯儲“瘋狂大放水”,貨幣政策極度寬松,將引發非常嚴重的通貨膨脹和貨幣貶值;中國央行的貨幣政策過于“穩健”,不能在面臨疫情嚴重沖擊時及時發力,充分發揮貨幣政策的宏觀調控作用。

這至少需要從2008年9月國際金融危機爆發以來中美兩國央行資產規模變化情況進行分析。

A. 中國央行資產規模及相關因素與貨幣總量變化情況

微信圖片1

從中國央行公布的資產負債表中可以看出,其資產負債規模的變化,主要受到央行外匯占款(資產)、存款性機構在央行的存款(央行負債,包括法定存款準備金及超額準備金存款)、央行對存款性機構拆放資金(資產)三大因素影響,其相互之間又存在一定的關聯關系。

其中,2000年以來,央行外匯占款不斷增加,直到2014年5月達到高峰。從2014年下半年開始,央行外匯占款出現持續縮減態勢,特別是2015和2016兩年大幅縮減。央行外匯占款屬于基礎貨幣投放,其擴大會相應增加商業銀行存款,并支持商業銀行擴大貸款,如果不加以調控,貨幣總量會隨之出現更大規模的擴張。同樣,其縮減會相應減少商業銀行存款,進一步影響商業銀行貸款投放,如果不加以調控,貨幣總量就會隨之出現更大規模收縮。

在央行外匯占款不斷擴大情況下,為控制貨幣總量過快過大增長,造成貨幣嚴重超發,央行隨之不斷提高商業銀行法定存款準備金率(存準率),相應凍結商業銀行越來越大規模的資金,抑制其貸款投放及其派生貨幣(存款)的擴張。存準率在2003年9月,將之前保持將近4年的6%提高到7%,之后不斷提高,到2008年6月,提高到17.5%。在2008年9月國際金融危機爆發,經濟增長大幅下滑后,央行迅速下調存準率至16.5%。向商業銀行釋放流動性,支持其擴大貸款投放。

2008年12月,進一步將大型銀行存準率下調到15.5%,中小銀行存準率下調到13.5%。但隨著央行外匯占款快速擴大,央行于2010年1月轉而開始提高存準率,將大型銀行存準率提高至16.0%。之后不斷提高,到2011年6月,將大型銀行存準率提高至21.5%,中小銀行存準率提高至18.0%。這樣,就在外匯占款快速增長的情況下,整體上保持了貨幣總量的平穩增長,并沒有因央行外匯儲備的大規模增長而失去貨幣政策的獨立性。

從2011年下半年開始,經濟下行壓力不斷加大,為支持經濟穩定增長,央行從2011年12月開始下調存準率,大型銀行下調至21.0%,中小銀行17.5%。到2016年3月,大型銀行下調至16.5%,中小銀行下調至13.0%。之后,為貫徹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避免“大水漫灌”式貨幣投放,央行不再實施普遍降準,轉而改為小幅度的定向降準,直到2018年4月,再次啟動普遍降準,將大型銀行存準率下調至15.5%,中小銀行下調至12.0%。之后,采取普遍降準與定向降準相結合的方式,;到2019年12月將大型銀行存準率降至13.0%,中小銀行降至11.0%。2020年進一步加大降準力度,到3月份平均存準率已降低至9%,且4、5月份仍會下降。這樣,就在外匯占款下降、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的情況下,繼續保持貨幣總量總體上的平穩增長,體現出穩健貨幣政策的基本要求。

央行外匯占款擴大,相應提高銀行存準率,就會擴大央行資產負債規模。相反,央行外匯占款減少、相應降低銀行存準率,就會縮減央行資產負債規模。銀行在央行的存款規模受存準率提高或降低的影響很大。

在央行外匯占款收縮,但降低存準率釋放的流動性難以滿足央行擴大貸款投放需要的情況下,央行為緩解商業銀行流動性緊張局面,相應就要擴大對銀行的資金拆放。所以,從2014年下半年開始,央行拆放商業銀行的資金規模(對存款性機構債權)快速擴大。這又會在央行外匯占款和銀行法定存款準備金減少情況下,成為央行資產規模擴大的重要影響因素。

卖封边条赚钱不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200 新疆11选5开奖号 内蒙11选五开奖结果85 广西快三app下载 私彩时时彩软件开发 甘肃快3全天网页版计划 彩票开奖结果查询 排列五200近期 彩票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不怕连挂的倍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