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新聞視線網,用百姓的眼光看新聞!做中國新聞網站之標桿!

中國民生網

你現在的位置:主頁 > 女性 > 文章

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發布時間:2020-04-29 16:53

 有線電視新聞網(csddq)28日電孫妍點了點頭,開了免提,然后放下話筒,說道:“爹,師傅說不用掛,他正在……嚶……”

 

 

她話沒說完,吳寶庫突然發動攻勢,腦袋直接湊了下去......

這一聲嚶嚀宛若魔音,讓吳寶庫當時眼睛都有點紅了,嘴里跟裝了發動機似的肆意索取。

 

 

撲面而來的男子氣息和一種說不出的酥麻感讓孫妍的嬌軀來回扭動,大腿來回磨蹭。

 

 

“丫頭,你咋的了?”孫大國在電話中問道。

 

 

孫妍又羞又急,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會發出那么羞人的聲音。

 

 

“我……我沒事,嗯……”

 

 

她支支吾吾的回道,可身子卻在不住顫抖,貝齒死死咬著櫻唇,生怕自己發出聲音會打擾到師傅。

 

 

雖說心里臊的慌,可孫妍總覺得師傅很厲害,弄的自己還挺舒服。

 

 

他好幾次忍不住要叫出聲,只得用小手死死捂著嘴巴。

 

 

吳寶庫現在心里更是有股說不出的刺激感。

 

 

他跟孫大國是老相識,現在卻隔著電話偷摸的欺負人家的女兒,還是個十八九的黃花大閨女,這讓他心里的爽到上天。

 

 

“丫頭,你要好好聽師傅的話,知道了嗎?”孫大國在電話中說道。

 

 

聞言,孫妍吭吭哧哧的“嗯”了一聲。

 

 

“老孫,你放心吧。你女兒還算聽話,我正教她實踐呢。”吳寶庫含糊不清的說道。

 

 

“那就行,老吳,你多費心,可得好好教我家這丫頭。”

 

 

孫大國隔著電話也沒發現什么異常,全然不知道自己的女兒正在被吳寶庫玩弄。

 

 

“放心吧,我肯定用畢生所學好好教她。”

 

 

吳寶庫突然停下動作說了一句,而后又看向孫妍,低聲道:“剛才為師教你的手法,再復習一下。”

 

 

見師父手指的方向,孫妍臉蛋突然一紅,也沒多想,點了點頭就伸出纖手攥住師傅的寶貝。

 

 

少女纖手帶來的順滑感讓吳寶庫連吸幾口冷氣,繼續埋頭索取起來。

 

 

這沒一會的功夫,孫妍就已經軟成了爛泥,上身抵著吳寶庫的腦袋,手上動作卻一直沒停,一邊還要斷斷續續的回應著父親的話。

 

 

興許是太刺激了,吳寶庫身子突然哆嗦一下,差點繳械,連忙起身。

 

 

沒玩到正戲之前,他可不能投降。

 

 

“師……師傅,可以了嘛?”

 

 

孫妍紅著臉蛋說了一句,覺得兩腿無力,腿肚子都打哆嗦,再怎么下去,她怕自己真的會叫出聲。

 

 

吳寶庫眼睛滴流一轉,點了點,然后對著電話說了一句,道:“老孫,你女兒挺聰明,一學就會。一會我再教她點別的,你倆繼續聊。”

 

 

難得被師傅夸獎,孫妍心里一喜,覺得只要按照師傅說的做,就一定能留下來拜師學藝。

 

 

“為師問你,剛才什么感覺?”

 

 

這邊通著電話,吳寶庫沒敢把說的太明,可孫妍自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認真回想了一下,而后后者臉蛋,輕聲憋出一個字。

 

 

“癢……”

 

 

“這是正常反應,具體是哪?”

 

 

“就……就是這里。”

 

 

單純的孫妍指了指自己下方,卻全然不知道,她此時的模樣帶給吳寶庫何等的沖擊力。

 

 

此時的吳寶庫覺得都快爆炸了,卻也只能強忍沖動,低聲說道:“除了癢之外,是不是還有很多粘乎乎的東西?”

 

 

聞言,孫妍臉蛋通紅,巴不得找個縫鉆進去,點了點頭。

 

 

吳寶庫眼中閃過一抹貪婪,知道時候到了,咳咳嗓子,再次把聲音壓低,道:“很好,身為獸醫,你一定要記住,這種時候就要進行最后一步。得用東西幫雌性動物疏通一下,不然的話,那些粘乎乎的東西會堵塞,輕則無法配種,嚴重的話還會發生潰爛。”

 

 

這些東西孫妍壓根不懂,一聽師傅這話當時就慌了,眼淚直打轉。

 

 

“師傅,那……那怎么辦?你快幫我,我不想……”

 

 

孫妍沒控制住音量,聲音大了點,電話中的孫大國當即疑惑道:“丫頭?怎么了?疏通啥?”

 

 

吳寶庫臉色一變,忙的比出噤聲收拾,而后一本正經的回道:“沒事老孫,就是這丫頭身子有點小毛病,我馬上就幫她治。你先別說話,省的我分心。”

 

 

被吳寶庫這么一說,電話中的孫大國也沒敢再發出動靜。

 

 

 文學

只見吳寶庫裝模作樣的繞著孫妍走了一圈,而后附耳過去,低聲道:“把褲子褪了,然后趴在桌子上,屁股撅起來。”

 

 

一聽要脫褲子,還要撅屁股,孫妍猶豫了。

 

 

“怎么?不愿意?”

 

 

“別……別,師傅,我愿意!”

 

 

孫妍也沒多想,更怕那兒真的會潰爛。

 

 

她耷拉著腦袋把褲子連同粉色小褲褪下,而后走到桌子前,俯下身子,腳尖踮起,屁股高高翹起。

 

 

多少男人夢寐以求的少女,現在就趴在自己面前,等著吳寶庫光臨。

 

 

他上前蹲下身子,美妙的風光一覽無遺。

 

 

獨屬少女的風景狠狠刺激著吳寶庫的眼球,他接連喘了幾口粗氣。

 

 

“孫妍,你的情況不容樂觀啊?磥頌閹熤荒苡米约旱膶氊悗湍懔,可能會有點疼,不過都是正,F象,你要忍著,千萬別發出聲音知道嗎?不然讓你父親聽到了,肯定會擔心。”

 

 

“嗯,知道了,師傅。”孫妍弱弱的回道,一手捂著嘴巴,不敢發出聲音。

 

 

吳寶庫緩緩起身,一手分開腿,一手扶腰。

 

 

收臀,挺腰,直探少女的......

距離目的地不過幾毫米距離時,吳寶庫突然停了下來。

 

 

“啥東西……粘乎乎的?”

 

 

吳寶庫低頭一看,當時氣的臉都綠了。

 

 

這他娘的!

 

 

褲子都脫了!孫妍竟然來親戚了!

 

 

肚子里一團火當時就滅個七七八八,他再怎么著也不能浴血奮戰吧?

 

 

吳寶庫暗道晦氣,戀戀不舍的提上褲子,然后拍了拍孫妍的屁股。

 

 

孫妍一看自己流了血,嚇的小臉煞白,吳寶庫連哄帶騙,說這是正,F象才糊弄過去。

 

 

兩人穿好衣服之后,孫妍一臉緊張的問道:“師……師傅,那我可以留下了嗎?”

 

 

當然留下來了,這么純的丫頭,吳寶庫才舍不得放走,他裝模作樣的點了點頭,然后拿起桌上電話說道:“老孫吶,你家閨女表現還不錯,先讓她留下來跟我學吧。”

 

 

孫妍一聽自己能留下,激動的小臉通紅。

 

 

吳寶庫尋思著等孫妍親戚走了之后再把事辦了,就故意嚴肅的說道:“雖然你今天表現還不錯,可是還有很多地方需要學習。等你不流血了,一定要告訴我,咱們繼續學習。”

 

 

“嗯,知道了,師傅!”孫妍乖乖的回道。

 

 

此時,外面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孫妍上前開門,村里養殖大戶王喜順背著女兒王瑤瑤,滿頭大汗的跑了進來。

 

 

“老吳,快快快!看看我家閨女!”王喜順忙的說道。

 

 

吳寶庫一開始本不想答應,他是個獸醫,又不是中醫,萬一給看壞了咋整?

 

 

他正尋思找個理由拒絕,可當看到王瑤瑤的容貌后,不由得愣住了。

 

 

這臉蛋和身材,比孫妍還要美上幾分,尤其是那雙腿,又長又直。

 

 

他當時就答應下來,說指定給治好。

 

 

打發王喜順回家拿東西,吳寶庫看了眼躺在病床上處于昏迷的王瑤瑤,眼中閃過一抹火熱。

 

 

“這在城里呆過的姑娘就是不一樣,多會打扮。”

 

 

王瑤瑤上身穿著一件露臍裝,下身齊臀短褲,還裹著一雙村里少見的黑色絲襪。

 

 

黑絲這種東西,對男人天生就有著吸引,吳寶庫眼睛直勾勾盯著王瑤瑤那雙黑絲長腿,沒忍住上前抬手抹了一把。

 

 

絲襪帶來順滑感讓吳寶庫爽的直哆嗦,尋思反正王瑤瑤還沒醒,先過把癮再說,大手就逐漸往上。

 

 

原本他就在憋了一肚子火,可惜孫妍來了親戚,現在總得找個地方泄火。

 

 

“孫妍,你出去守著,我要給她看看,沒我的允許,誰都不能進來,知道嗎?”

 

 

“嗯,知道了師傅。”

 

 

支開孫妍后,吳寶庫忙的關好門,轉身舔了舔嘴唇,朝王瑤瑤走了過去。

 

 

“你說這丫頭吃啥長大的,這腿……這胸,根本無法掌控吧。”

 

 

看著王瑤瑤露臍裝下那絕美的上圍,吳寶庫興奮的手都在哆嗦,顫顫巍巍的把手伸了過去。

 

 

“瑤瑤乖,叔先給你檢查一下身子,嘿嘿。”

 

 

吳寶庫自顧嘟囔一句,手直接貼在了上去。

 

 

感覺到掌心傳來的彈性和觸感,吳寶庫爽的倒吸一口冷氣,正說要好好探索一番。

 

 

此時,王瑤瑤眼皮卻一陣蠕動,緩緩睜眼,正好跟吳寶庫來了個四目相對。

 

 

吳寶庫不由得老臉一紅,尷尬的笑了笑。

 

 

“咳咳……那個,你別誤會,叔這是給你檢查身體呢。”

 

 

看他這模樣,顯然是把王瑤瑤也當成孫妍那種無知女孩兒。

 

 

“啪!”

 

 

王瑤瑤抬手就狠狠甩過去一個耳光。

 

 

再說孫妍,正在門外無聊的等著,突然聽到屋內一聲慘叫,忙不迭的推門跑了進去。

 

 

她這剛進去就看到吳寶庫灰頭土臉的走了出來,沒弄明白是咋回事,就被王瑤瑤叫進屋里。

 

 

可憐吳寶庫半邊臉印著巴掌印,坐在門口苦逼的抽著煙。

 

 

他還尋思趁機會揩點油,誰知道王瑤瑤這么彪悍,上來直接甩了他一耳光,說啥也不讓他看。

 

 

一想到王瑤瑤那雙黑絲長腿,他就覺得心里跟貓撓似的。

 

 

兩根煙的功夫之后,孫妍突然著急忙慌的跑出來。

 

 

“師傅!不好了,您快去看看瑤瑤姐!”

 

 

聞言,吳寶庫起身就進了屋。

 

 

此時的王瑤瑤正躺在床上,下身蓋著一條毯子,短褲扔在一邊,臉蛋還紅撲撲的。

 

 

“啥情況這是?”吳寶庫有點蒙。

 

 

王瑤瑤還沒說完,孫妍就一臉天真的說道:“師傅,瑤瑤姐不小心把玩具弄進去了,她讓我幫她取出來,可是我不小心弄的更深了,你快幫瑤瑤姐取出來吧。”

 

 

一聽這話吳寶庫當時就樂了,眼神玩味的掃了掃王瑤瑤。

 

 

“瑤瑤,你也太不小心了吧?來來來,讓叔給你看看。”

 

 

吳寶庫正欲上前,就被王瑤瑤呵斥。

 

 

“別過來!我不要你個老流氓幫忙!”

 

 

王瑤瑤畢竟不是李妍這種單純的女孩兒,她剛才一睜眼就知道吳寶庫打的什么主意。

 

 

“行,那我就把這事跟你爸說說,讓他另請高明吧。”

 

 

吳寶庫說著就要打電話,王瑤瑤當時就慌了,這事要是傳出去了,她真心沒法見人了。

 

 

“等……等等!”

 

 

王瑤瑤咬了咬牙,索性眼睛一閉,把毛毯拿了下來,一條完美的黑絲長腿展露無疑。

 

 

可惜她死死并攏大腿,倒是讓吳寶庫越發心癢,巴不得馬上就一窺全景。

 

 

“孫妍,你出去守著。”

 

 

讓孫妍出去之后,吳寶庫這才走到病床前,蹲下身子就要去扯王瑤瑤的腿。

 

 

“你干什么!”王瑤瑤縮了縮身子,一臉警惕。

 

 

“你不把腿張開,我怎么給你?別怪叔沒提醒你,那玩具要是再不拿出來,你那兒可就臭了,到時候哪個老爺們敢要你?”

 

 

被吳寶庫這么一說,王瑤瑤當即猶豫起來。

 

 

可讓她當著吳寶庫的面,張開腿,實在是太過羞恥,最后,她硬是讓后者拿塊布蒙上眼睛,這才肯張開腿。

 

 

吳寶庫裝模作樣的拿塊步蒙上眼睛,心里卻暗道,一會非得讓你這小娘皮求著我把布拿下來。

 

 

“我說瑤瑤,這樣行了吧?”

 

 

見吳寶庫真的蒙上眼睛,王瑤瑤這才弱弱的“嗯”了一聲,而后緩緩分開黑絲長腿。

 

 

風景乍現,可惜吳寶庫看不到。

 

 

“來吧。”王瑤瑤紅著臉說道。

 

 

聞言,吳寶庫心里竊喜,一只手摸摸索索的順著王瑤瑤的大腿摸了過去。

雖說看不著,可吳寶庫還是能清楚的感覺到自己已經逐漸摸到了絲襪盡頭。

 

 

那絲絲順滑和超Q的彈性,讓吳寶庫有些著迷。

 

 

“喂!老流氓!你摸夠了沒有,快點!”

 

 

王瑤瑤臉蛋紅的幾乎滴血,身子不安分的扭動。

 

 

吳寶庫那雙手跟條蟲子似的,從她小腿一路摸到大腿,那種感覺……

 

 

酥酥麻麻的……

 

 

之前,玩具帶給她的刺激還未消退,現在又被吳寶庫這么一弄,當即又來了感覺。

 

 

見王瑤瑤催的緊,吳寶庫心里直樂,嘴上故意嘟囔道:“你這孩子,急啥。叔這不是看不著么,別急,慢慢來。”

 

 

話剛說完,他就感覺到自己的手背一涼,好像有什么東西落到了手背上。

 

 

他一尋思,明白是怎么回事。

 

 

這妮子分明動情了。

 

 

尤其是感覺到王瑤瑤的大腿無意識并攏后,吳寶庫更確定了自己的猜測,突然毫無預兆的伸出手指,完全憑借經驗戳了出去。

 

 

感覺到自己的手被溫熱包裹,吳寶庫知道,自己找對地方了。

 

 

再看王瑤瑤,被吳寶庫這突如其來的攻勢,弄的倒吸一口冷氣,差點一口氣沒悶過去,大腿死死并攏。

 

 

“老……老流氓!你……那么使勁干嘛,弄疼我了!”

 

 

“哦?那叔再來一次。”

 

 

吳寶庫抽出手,跟自帶瞄準器似的,又伸了過去。

 

 

“嚶……你!”

 

 

王瑤瑤嬌軀一陣抽搐,眸子幾乎滴出水來,那畫面說不出的動人。

卖封边条赚钱不 北京快乐8打法技巧 联盈策略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基 福建快三昨天没出的号码 江苏快三形势走势图 福彩3d中2个数多少钱 广西快乐双彩今晚开 中国福利彩票福建快3 排列五开奖结果查询 广东十一选五定胆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