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新聞視線網,用百姓的眼光看新聞!做中國新聞網站之標桿!

中國民生網

你現在的位置:主頁 > 娛樂 > 文章

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發布時間:2020-04-29 16:48

“阿瑪,弘晝也要抱抱!

十歲的弘晝在旁邊蹦跶著,舉著雙手也想要皇阿瑪的抱抱。

“弘晝已經是大人了,讓讓弟弟,阿瑪只有兩只手,抱不動弘晝了!

雍正面不改色的欺騙著小孩子,不愧是能夠當皇帝的人,讓弘晝拉著他的衣服自己抱著幼子進入這個自己住了大半輩子的王府。

一大一小的背影逐漸在風雪里模糊看不清楚,消失在大宅子門口,雍正是第一次跟自己的皇子那么的親近,自己懷里抱著的幼子和身邊跟著的五子,仿佛在這大雪中成為了他的全部,久違的,雍正回想起年輕時初為父親的滋味,小心翼翼,滿心的喜悅期待。

林晨這兒父慈子孝,倆個孩子近水樓臺先得月,刷足了雍正的好感的時候,皇宮里也開始準備起今夜里的除夕年夜宮宴,忙忙綠綠著。

宜修自打有了孩子后,擔心林晨會遭到什么暗算,一度是全心全意盯著林晨這邊,宮務也一時間忙不過來,就把繁瑣不重要的宮務分散給各個高位妃嬪自己只是抓個大概,一來二去也嘗到了甜頭,宜修再也不是前世那個只能死命抓著權利來證明自己地位的皇后。

美美的睡上一覺,才懶洋洋地起身梳洗打扮,聽著一大早皇帝被弘晝暉兒從華妃那兒叫走的消息,心情是好的不得了。

“剪秋,雪梨燉上了嗎?”

前些日子,林晨來給宜修請安的時候咳嗽了幾聲,宜修一直記掛著,每日都送些清嗓潤喉的湯水送去讓林晨喝下。

“回娘娘,廚房已經燉上,雞湯也熬夠了時辰,想必等到殿下回來就能夠喝上!

剪秋拿著木梳給宜修放松頭發,一下一下,慢慢梳著,促進腦部血液的流通。

“也不知道暉兒什么時候回來,放廚房做些零嘴,到時候悄悄放到殿下的位置上!

除夕年夜飯,翻來覆去都是那幾樣花樣,端出來就算一直熱著味道也不好,作為皇后給自家兒子開小灶是一點兒也不客氣,就怕正在長身體的林晨餓著。

“是,奴婢稍后馬上吩咐廚房準備!

隨著雍正逛完了宅子,全程腳沒有著地的林晨匯總與在自己的抗議下被心有不舍表面冷酷的皇阿瑪給放了下來,和弘晝一左一右拉著雍正的手在街上逛著。

“阿瑪,我們買糖葫蘆吧,兒······,孩兒老是聽出過府的下人們說起這個!

看到前面有人叫賣冰糖葫蘆,弘晝本來逛了半天懨懨的神情瞬間亮堂了起來,一臉的渴望。

雍正因為兒時被康熙的訓斥而有了后來的冷面王爺,膝下的幾個皇子看到他的冷臉都是唯唯諾諾,敢在他面前提要求的孩子,弘晝可以說是第一次出來也是這么的說要吃糖葫蘆,結果沒有零錢······

從前,他們兄弟幾個出來

“阿瑪?”

看皇阿瑪一時間沒有反應,弘晝也是不懂了,轉頭探出身子瞅另外一邊的林晨,眼神詢問,皇阿瑪這是怎么了?

林晨是當過皇帝的,這眼睛無神的模樣,腳步也慢了幾分,根本就是雍正在走神,沒有注意到弘晝再喊他。

“阿瑪?”

林晨牽著雍正的手一拽,仰著的臉上眼睛里滿是好奇,“你在想什么呢?”

“走,阿瑪帶你們買糖葫蘆!

回過神來,雍正帶著兩小的去買那串存在記憶里的糖葫蘆,而不想吃這酸的林晨也得到了一串又大又紅的糖葫蘆。

在嘗了一口被酸冷得整張臉都皺了起來后,林晨就放棄了手上的糖葫蘆,不浪費食物的林晨做了幾乎所有小孩在這個年紀遇到不喜歡吃的食物偏偏又不能丟的舉動,舉高糖葫蘆,然后故意用自己奶聲奶氣的聲音說道,“阿瑪,吃!

還粘著口水,少了一顆山楂的糖葫蘆被林晨努力舉高高也只能到雍正的腰部,小孩子就是這點麻煩,矮。

“小主子,老爺是······”不會吃的。

跟在一旁打傘的蘇培盛話還沒有說完,雍正彎下腰抱起耍賴不想吃的林晨,一口啃了半顆山楂,破天荒的臉上居然還帶了點笑意,“你這小機靈鬼!

蘇培盛默默咽下自己的話,乖乖削減自己的存在感,主子都這么做了,他還能說什么,不過心里對林晨的重視程度又上了一個臺階,達到新高,跟在陛下身邊這么多年了,他還從來沒有見到過陛下這么的疼惜一個皇子,以后不能交好,也絕對不能交惡。

又被抱起來的林晨一臉的生無可戀,直到手上的糖葫蘆被啃完都沒有被放下來,這是沒有抱過小孩嘛,快放本殿下下來!

出門兩手空空,回來的時候大包小包,皇宮里的東西是好,但是外面的食物勝在新奇啊,尤其是在吃的方面,弘晝自個兒帶的碎銀子揮霍一空,而林晨也是很用心的選擇了一些禮物帶回去準備送人,零零散散的也是用得差不多。

“皇阿瑪,我們下次什么時候能夠出來?”

坐在車上,光是弘晝買的小吃就堆了小山丘似的,意猶未盡地弘晝十分享受這次的購物,原來只是這么點碎銀子就可以買這么多的東西,要是等到以后開府的銀子到手,豈不是·······嘿嘿嘿。

知子莫若父,雍正看弘晝這副模樣就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覺得以后還是找個厲害的福晉管著點,可別讓這老五成為一個敗家子。

雍正的這個想法十分的有意義,弘晝在娶妻后確實沒有變成一個紈绔子弟敗家,而是變成了一個妻管嚴,真是一個悲傷的故事,惹怒的福晉,還得去皇宮找林晨求安慰求一個棲身之所,真是一個悲傷(喜聞樂見)的故事。

當然,這些是幾十年以后的事情了,雍正完全不知道自己現在的這個想法會達到這樣子的效果。

爺三個在外逛的時間也不長,回到皇宮還有足夠的時間小憩一會兒,養精蓄銳來過這個除夕夜晚。

因為是雍正登基后第一個大辦的節日,皇宮里也是十分地重視,上上下下行動起來,打扮的打扮,做事的做事,那幾個幫著宜修管理宮務的妃嬪也是忙得后腳跟不著地,宜修這個皇后倒是空閑了下來,也有心思打扮起自己的暉兒。

“皇額娘,一定要這樣嗎?”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宜修明明自己走的路線是低調華貴的皇后娘娘路線,穿著的衣服也是表明身份的明黃色或者是深紅色的旗袍,但是偏偏給自己這個唯一的兒子準備的也是這種大紅明黃色的衣服,今天這件更是夸張,金絲勾勒的五彩祥云圖案,這也就罷了,真正讓林晨絕望的是,宜修從剪秋抱著的首飾盒里取出一串掛著金鈴鐺流蘇的紅繩子。

大家都知道,在大清朝,男孩子的頭發是要編辮子的,然后用繩子綁起來。

顯而易見,這根身子是宜修準備給林晨綁頭發用的,宜修不知道從哪里聽說了這么個綁鈴鐺就是綁住這個孩子的命,保平安,這才決定給林晨綁這個。

“這個喜慶!

林晨回來后睡了一覺才起來,正讓小成子絞干頭發,宜修就進來接管了小成子的工作,拿著木梳給林晨編辮子。

宜修在某些方面十分的固執,比如,打扮林晨,然后炫耀自己優秀的兒子,享受別人羨慕嫉妒恨的目光,這種暗戳戳的想法除了林晨這個最直觀的受害者外,暫時還沒有別人知道當朝皇后居然是這樣子的皇后。

林晨乖巧的閉上嘴巴,任由宜修打扮,作為這種年夜飯形式的宴會,還是得重視,鈴鈴鈴的牽著宜修一路響過去。

因為七歲男女不同席的關系,林晨不能跟著宜修落座妃嬪那邊,而是坐在了皇子席位的第一個,嫡皇子的位置。

“六弟,你這是······”

林晨一落座,弘晝就湊了過來,擠眉弄眼地想調侃一下一直跟小大人似的六弟,還真別說,這鈴鐺戴起來還蠻好看的。

“五弟,你的位置在哪里?”

弘歷最見不得弘晝那恬不知恥湊過去和林晨聊天的模樣,牢牢盯著弘晝,憑什么大家都是庶子,你卻活得那么的開心。

“四哥事兒真多!

弘晝癟癟嘴,在林晨身邊用兩個人勉強才能聽到的聲音嘀咕了句,除夕夜嘛,開心就好,這個四哥管得真寬。

“行了,快回去吧,皇阿瑪看過來了!

“知道啦,馬上就走,記得待會兒我們一起出去啊,五哥準備了好東西給你看!

話雖如此,弘晝也是知道自己皇阿瑪是個守規矩的,要是被弘歷這個小耳朵報告給皇阿瑪,絕對會被念叨懲罰,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兒,和林晨約了待會兒不那么嚴格了出去玩耍后才悻悻離開回到自己的位子。

“看來我們五阿哥很喜歡跟六阿哥一起啊,宴會都快開始了還在聊!

一名落座于弘晝母妃耿氏后面的妃子在看到弘晝過去找林晨的場景后,濃妝艷抹,陰陽怪氣地說道。

卖封边条赚钱不 安徽淮北快三开奖结果 大发快三是否合法存在的 天津十一选五走势图 安徽高频11选5开奖结果 黑龙江十一选五直三遗漏 贵州快三第一期几点开 股票融资融劵买的多好不好 体育彩票扫码投注 黑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与开奖结果 股票指数期货名词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