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新聞視線網,用百姓的眼光看新聞!做中國新聞網站之標桿!

中國民生網

你現在的位置:主頁 > 娛樂 > 文章

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發布時間:2020-04-29 16:50

白蘭做了一個癡心妄想的好夢。

夢中大伯母周翠和堂姐白云并沒有對她這么親近,也不曾拿好吃的好喝的好看的衣服哄著她。

她的名聲也沒有那么不堪,跟爹娘阿姐阿弟關系很好,她乖巧聽話,懂事勤奮,成績優異,更不曾在那個動蕩的十年一頭鬧熱當什么紅衛兵,跟著造反派四處胡鬧,是非不分,自以為是,甚至因為爹娘被人舉報投機倒把時果斷跟爹娘劃清界限。

她沒有悔婚,嫁給了同村當兵的周岳之,周岳之后來成了首長后,她便成了風風光光的首長夫人,子女孝順,兒孫滿堂。

而心高氣傲的白云則嫁給了那個從城里來的知青,嘴巴慣會甜言蜜語哄小姑娘開心實則卻是拋妻棄子狼心狗肺的白眼狼——何宇。一生凄慘,苦苦掙扎。

這真的是夢嗎?

為什么她會有一種本該如此的感覺。

……………………………………………………………

“臭丫頭,還不快起床!太陽都要曬屁股了,咋不睡死你!”白竹不耐煩的一把掀開姐姐白蘭的小薄被,全村都找不到像他姐姐這么又懶又煩人還愛告狀的丫頭片子。

這是誰家的熊孩子?

白蘭有些悲哀的想,一把年紀還這般被人折辱,也是報應,報應啊。

“還睡還睡還睡,快點給俺死起來,干啥啥不行,吃啥啥沒夠,真當自己是地主的嬌小姐啊……”

白竹不滿的掐了一把睡夢中掙扎的白蘭,他還要去趕著挖野菜呢,這個死丫頭誠心跟他作對,不干活還愛拖后腿,虎子的妹妹才五歲都曉得幫忙挖野菜哩,哪像他這個二姐,都七歲了,啥活不干,還愛告狀。他咋就這么倒霉呢?咋就攤上這么一個不懂事的懶姐姐。

白蘭被掐醒了,起先是一臉迷茫和懵逼,待她將眼前的這一切打量了一遍過后,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她這是又做夢了?

熟悉又陌生的土坯房,簡陋又整齊的茅草頂,破舊又整潔的書桌,寬敞又溫暖的大(炕)……還有眼前這面黃肌瘦臉拉的老長的熊孩子。

“小豬?”白蘭試探的問道:“你真的是小豬嗎?”

“臭丫頭,睡傻了吧?”白竹愣了一下,隨后便有些惱了,"再叫俺小豬信不信俺今天不帶你玩了!"他最討厭別人叫他小豬,感覺就像在罵他是豬一樣,偏生爹娘還覺得小豬這諧音有大福氣。為啥就不能給他起個跟虎子一樣霸氣的名字呢?大老虎啊,可是百獸之王呢,老威風了。

白蘭舍不得掐自己試一試這是不是在做夢,不是她怕痛,而是她怕一掐自己,然后夢就醒了。

見到白竹炸毛的樣子。

白蘭笑瞇瞇的點點頭。

白竹的臉色這才好看些,“快點起來,還要俺伺候你咋滴?!”

天啊,這個夢也太真實了,白蘭心中默默禱告,祈求上天不要讓她的這個夢太早醒來,最后永遠都不要醒來。

白蘭動作麻溜兒的從炕頭挑一件黑色帶著好些個補丁的衣裳就往身上套。

白竹見了,一把奪了過來,“你穿俺衣裳干啥!”

白蘭一時不查,從炕頭摔了下來,“啊——”好疼。

白竹也被嚇了一跳,連忙將白蘭扶起來,“臭丫頭,你沒事吧?”

白蘭沒哭沒鬧,怔怔的看著被擦傷微微出血的小手掌,傷口處還帶著少許灰塵,疼痛的感覺是這么的真實。

這絕對不是夢境。

想到這兒,白蘭的神色便激動起來,欣喜極了。

她回來了,回到了小時候!

一旁的白竹驚悚的看著白蘭,完啦完啦,姐姐這是摔傻了!手都流血了,不哭還笑,太反常了!

嗚嗚嗚~~等爹娘回來他又要挨揍了。

白竹都要急哭了,伸出一根手指頭在白蘭面前晃了晃,“臭丫頭,這是幾?”

回神的白蘭呆了一下,“一!

白竹又伸了一根手指頭,問,“這哩?”

“二!卑滋m一臉黑線的回答道。

白竹不放心的又伸了一根手指頭,“現在哩?”

“小豬,你干啥?”白蘭哭笑不得:“俺又沒傻!

“沒傻你傻笑干啥!嚇死俺了!卑字竦闪怂谎,“再叫俺小豬,俺就跟你翻臉!你還不快點起來,俺還急著去挖野菜哩!還有,今天的事,不許告大人聽到沒,要不然以后俺再也不帶你玩了!

白蘭笑嘻嘻的答應道:“行,俺不告大人!

挖野菜?

哦,對了,這個年代家家戶戶都很窮,基本上都會在非農忙的時候叫家里的小孩去山腳下挖野菜。

白蘭在炕頭上翻了翻,發現自己的衣裳多半都是鮮少有補丁棉布衣裳或者碎花衣裳,這些都是大伯母劃拉的布料給她做的衣裳,這些衣裳可不適合上山挖野菜。

“小……弟,把你的衣裳借給俺穿穿,俺今天也想挖野菜!卑滋m說。

白竹一副見了鬼的表情,今天太陽打西邊出來了?自家的懶姐姐是什么德行,誰都沒有他清楚,脾氣壞,愛臭美,又懶又饞,在家連雞都不喂。今天居然說想挖野菜?

“你……”白竹表情復雜的看著今天這個反常的二姐。

“咋啦?”白蘭眨巴眨巴眼,有些心虛,莫不是叫小弟看出了什么?

“今天是不是吃錯藥了?”白竹一本正經的問。往日里這個二姐跟他說話可都是跟吃了槍藥一樣,動不動跟他生氣拌嘴,今天怎么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

被懷疑吃錯藥的白蘭小朋友:我……

“借不借!不借俺就告訴爹娘!”白蘭故作任性。

看到白蘭這般,白竹的這才放下心,俺就說嘛,狗改不了吃屎,告狀精就是告狀精。

白竹不屑道:“告狀精,你去告啊!

白蘭:……

白竹將一件灰撲撲的乞丐裝丟給白蘭,威脅道:“不許把俺的衣裳弄臟弄破,不然俺就把你的花裙子給剪爛!”

白蘭笑著套上乞丐裝,對白竹的威脅不以為意,白竹也就是嘴上厲害。若是他敢剪爛她的衣裳,怕是少不了挨上一頓竹筍燒肉。

白蘭安靜的吃下一碗拉嗓子的野菜大渣粥后,便在白竹小朋友的再說那催促下,背上一個竹簍子,提著一把從雜物房里找到的早就生銹菜刀,雄赳赳的上山了。

“小弟,俺來考考你,今年是哪一年?”白蘭一臉倨傲的問。

“臭丫頭,你憑啥考俺?俺才懶得理你!卑字癫凰。

“不曉得就是不曉得,還犟嘴。嘖嘖,連今年哪一年都不曉得,真丟人哦!奔⒎ㄓ糜谛『⒆由砩,屢試不爽。

“誰說俺不曉得,俺今年六歲,俺是52年出生的,所以今年是……345678,58年!”果然,聽了白蘭的嘲諷,白竹氣紅了臉。

“小弟你真厲害,算數真好!钡玫阶约合胍拇鸢,白蘭便笑瞇瞇的給炸毛的白竹順毛。

“那是!俺的算術可厲害了!”白竹得意洋洋道。

58年么,也就是說她現在才七歲。

白蘭對于七歲到十歲的這三年,可謂是終生難忘。

據后世統計,58年到61年的□□,死亡人數高達兩千多萬。

有田有地的農村人還強一些,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雖然也餓死了不少人,但相對于城里大批大批餓死人要好得多,城里人沒田地只能依靠定量的極少的救濟糧。

易子而食在那三年,可不是什么稀罕事,名不舉官不就,興許某個偏僻貧瘠的地方干部家里都有發生這種事。

人吃人,狗吃狗,老鼠餓的啃磚頭。

西村的不敢朝東村去,東村的不敢往西村來。

外甥到了娘舅家,舅媽一把抓住朝鍋里扔,姥娘燒鍋淚不干。

李家村還是因為背靠大荒山,才沒餓死多少人。

白蘭終生難忘的可不僅是三年災害凄慘,而是……

白蘭娘親懷胎五月,結果餓的流產,那個已經成型的男嬰兒,被白奶奶偷偷拿去換了一籃子野菜。不言而喻,那個男嬰尸體被那戶人家……所以白家人吃的不是野菜,而是她娘親身上掉下來的肉。

回憶到著,白蘭的臉色難看極了,心中發誓,這一次,她一定要早日做好準備,不讓娘親流產,護住那個尚還未出生的小弟。

也算是……贖罪吧。畢竟當時年幼無知的她可是被面善心惡的大伯娘喂了不少那野菜。

“想什么呢,還不快點跟上俺!”前方的白竹扭頭見白蘭落下他老遠,不滿的大聲嚷嚷道。

“哦……來了!毙乃贾刂氐陌滋m連忙小跑跟上去。

“虎子,大牛,俺是白竹,俺來了,你們在哪啊——”

到了山腳下,白竹雙手做喇叭狀,朝山坡上大聲喊道。

聲音洪亮,能傳老遠。

“俺們在南邊的山坡,這里有好多野菜,你快點過來——”

這邊聲落,那邊聲響。

這是一個出門靠走,叫人靠吼的年代。

看著記憶中熟悉的貧困村落和綠意逼人大荒山,白蘭咧開了嘴角,心情不禁都好上了幾分。

“又在傻笑啥,還不跟上!卑字駜窗桶偷。

“要你管,俺才是姐!卑滋m小下巴微抬,不甘示弱的回嘴。

“誰稀得管你,愛咋咋地!卑字癫恍嫉目戳税滋m一眼,還是跟以前一樣討厭,不!比以前更加討厭。

說罷,扭頭便走,朝大荒山南邊的山坡走去。

這小鬼,還真是跟記憶里一模一樣……討厭我啊。

也是,別說他的,就連我自己都討厭那個腦子不清白的白蘭。

真心當狗肺,假意當真心,也真是夠傻逼的。

不過幸好,幸好一切悲劇還未來得及發生。

她這一世,不再會受口服蜜餞的大伯娘和面美心黑的堂姐的蠱惑去傷害自己最親的人。

那些欠她的,傷害過她的,利用過她的……她這一世,統統都要報復回去。

別說什么以德報怨的鬼話,沒有人可以理直氣壯的要求別人去大度原諒那個傷害過他的人。

況且,圣人當初說的原話可是:以德報怨,何以報德?以直報怨,以德報德!

卖封边条赚钱不 北京11选五开奖结果果 601668中国建 上海11选5最聪明的玩法 _网上百家乐 北京pk官方开奖结果 江西十一选五任五遗漏 北京快三彩票彩控 下载四川福彩快乐十二 福建十一选五任八 今日股票个股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