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新聞視線網,用百姓的眼光看新聞!做中國新聞網站之標桿!

中國民生網

你現在的位置:主頁 > 娛樂 > 文章

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發布時間:2020-04-29 16:51

狂暴了一天的風雪早已停止,東方的天空霞光萬道。

君玉從那至剛至純的繾倦纏綿里惺忪地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躺在那樣溫暖堅實的懷抱里。而迎接自己的是那雙再熟悉不過的憐惜溫存的目光。她忽然想起,今后每天睜開眼睛,最先看到的都會是這雙溫存的目光,心里充滿喜悅,不由得微笑著又將頭靠在那樣溫暖的胸膛上。

拓桑脈脈地看著她,握了她的手:“君玉,今天是除夕呢!

“對啊,我們馬上要趕回軍營。嘻嘻,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貼身侍衛了!

眼前的人兒長發散開,眉眼盈盈,燦爛的微笑里滋生了一份嶄新的似水柔媚,如一朵初開的花上滾動著一顆剔透的露珠。拓;匚镀饎倓傔^去的彼此生命里的第一場洗禮,回味起她那份不勝嬌羞的溫軟如綿,心里又一蕩,好一會兒說不出話來。

君玉紅了臉,輕輕推他一下:“呆子!

拓桑一下清醒過來,心里盈滿了一種全新的幸福,輕輕抱著她,向她行了一禮,微笑道:“遵命,君元帥。我這一輩子都是你的‘貼身侍衛’了!

清晨的冷風從開著的木門里面吹進來。

瓦罐里的冰雪已經在火光下慢慢融化成溫水,而冷硬的干糧也在火邊烤成了焦黃色,勉強透出一股香味。

溫溫的水放在面前,君玉忽然想起自己失明的那些日子,拓桑在那小湖邊也做過這些事情。那時,他還從來不曾做過這些俗事,什么都是摸索著學習。她想起他煮焦了的粥,不由得又微笑起來,低了頭輕輕看了看尚在晃蕩的盆里的水中的倒影。

一只溫暖的大手撫在了她完全散開的頭發上。

君玉抬起頭,拓桑從懷里摸出一把十分精致的玳瑁的梳子,柔聲道:“你失明的那些日子,每天早上看你梳洗,我都非?释軒湍闶嵋幌骂^發,尤其是最后那天早上……”

君玉想起那個雷雨之夜,拓桑雖然默認了身份卻始終不言不語,第二天早上醒來自己正害怕他已經離開時,他卻端了溫水叫自己梳洗。

“此后的日子,我許多次后悔為什么那天早上不給你梳一下頭發……”拓桑輕輕梳理著那錦墨似徽的青絲,微笑道:“有一次,我看見這梳子,覺得很適合你,就買了下來,現在,終于如愿以償了!

“呵呵,以后,天天叫你給我梳,看你煩不煩!

“煩了我也喜歡,呵呵!

拓桑一下一下輕柔地梳理著她的長發,君玉感受著那指尖傳來的溫柔和溫暖,忽然伸手抓住了他的手。 拓桑停了下來,微微俯身抱住她的肩膀道:“君玉,你怎么啦?”

君玉側過臉盯著他,腦海里有些輕飄飄的,總有種非常不真實的感覺,似夢還似幻。她又看看這熟悉而陌生的木屋。三年前,拓桑就是在這里,在自己的懷抱里閉上了眼睛。三年后,他居然又站在了自己身邊,并且和自己成了親,一切的一切,幾乎完全是不可思議的。

無論面對多么嚴酷的戰爭無論多么艱險的惡斗,甚至在雙目剛失明的時候,她都從來沒有陷入過這種迷幻的感覺里過。那似乎是一種全然的虛無,根本無從把握。

感覺到她抓住自己的手越來越用力,拓桑反手握住了她的手,柔聲道:“君玉,你怎么啦?”

她搖了搖頭,低聲道:“拓桑,我總覺得一切都是一場夢。我好像是在夢里一樣……”

“傻孩子!”拓桑用力抱住了她:“不是做夢!以后的每一天,我都會在你身邊的!

那種刻骨銘心的擁抱實在太過真切,那貼著耳邊的柔聲蜜語全然地提醒著自己,眼前的一切都是活生生的現實。她抬起頭,頰上多了抹淡淡的紅暈。拓桑伸手撫了撫那抹紅暈,君玉忽然有點不好意思起來,又將頭貼在了他的懷里。

拓桑抱了她的頭,笑起來:“傻孩子,你這樣我怎么給你梳頭發!”

君玉這才又笑嘻嘻地抬起頭,嗔他一眼:“好了,你可以繼續啦!

冠帶已經系好,君玉低下頭看看水里的倒影,倒影晃蕩中,那個青絲長垂的女子又變成了颯爽利落的藍袍少年。她拉了拓桑的手,又看他那身和自己差不多的藍袍,笑嘻嘻地道:“拓桑,你看我們像不像兄弟倆?不過,我比你帥是不是?”

拓桑摸摸她的發髻,微笑道:“你可比我帥多了。不過,我們不是兄弟倆,是夫妻倆!

小屋外的避風處,兩騎馬引頸長嘶。一黑一白,神駿異常。

君玉大喜,看向拓桑。拓桑點點頭:“這是我見到千萬匹馬中最好的兩匹,所以給你帶來。小帥被毒死后,你的坐騎也不如意,我想你一定用得著的,你喜歡哪一匹?”

君玉走過去,那通體黑亮無一根雜色的大黑馬忽然向她吐了吐舌頭。君玉大樂:“就這匹吧。白馬就歸你啦!

西寧府。

雖然大戰的氛圍已經越來越濃厚,但是依舊無法阻止新年的喜慶氣氛。從清晨開始,軍中食堂已經在開始準備著相對豐盛的菜肴。而巡邏的士兵,個個臉上也多了一絲喜色。

拓桑是第一次走進這寬闊卻空蕩蕩的帥營。

大營里面隔開了一個房間,原本是前幾任元帥的貼身侍衛寢室,君玉來后,沒有貼身侍衛,這房間就空著。

而再往里面,就是主帥的臥榻之地。

拓?茨呛唵蚊鲀舻姆块g,又看看外面那間同樣明凈的侍衛寢地,似笑非笑地看著君玉,“看來,我們夫妻倆不得不經歷一段時間咫尺天涯的痛苦啊……”然后,他又很低聲地道,“君玉,可不可以偶爾暗渡陳倉?”

君玉紅了臉,也很低聲地嗔道:“這是軍營呢,你胡說八道什么呢!”

案頭擺放著的正是君玉剛剛完成的兵法著作《鳳凰軍略》。拓桑拿起飛快地看著,雖然看得快,卻看得極其認真。

待他翻閱得差不多了,君玉微笑道:“拓桑,你很有興趣么?”

拓桑凝視著她,面前的人兒已非昨夜自己懷里不勝嬌羞的溫軟如綿,僅僅是一身戎裝,她又變成了橫掃千軍的泰然自若。她自然也并非止于橫掃千軍的赳赳武夫,因為這本博大精深的兵書已經足以讓她躋身頂極名將系列了。同一個女子竟然能將最柔和最剛這兩種角色都發揮到極致,這一刻,他不禁由衷地感謝造化的奇跡,感謝上天對自己的厚愛。

他點點頭:“君玉,我雖然對戰爭并沒有興趣,但是,我很有興趣和你一起打勝這場大戰。只有這樣,我們才能真正離開,過自己想過的生活!

在來西寧府的路上,君玉和他談起過北方的戰局,發現他了解得比自己想象的更深刻,便道:“拓桑,現下正是用人之際,嘻嘻,你除了做我的貼身侍衛,還要做我的謀士!

拓桑又是那樣的似笑非笑:“我自然會全力替你分擔的,至少,我希望那種咫尺天涯的日子越快結束越好!

※※※※※※※※※※※※※※※※※※※※※※※※※※※※

君玉凝視著他,忽然嘆息了一聲:“拓桑,我們的閑暇只怕只得這一日,隨后馬上就要投入緊張的戰備之中,到戰爭結束前,再也不會有什么清凈之日了!

拓桑點了點頭:“我當然知道了。君玉,無論什么千難萬險,我們只要能在一起就很開心了!

君玉見他冠帶微飄,正是回西寧府的路上被風吹亂了頭發。她忽然想起他三年前麻衣如雪的僧裝的樣子,不由得暗暗偷笑了一下,摸出懷里那把玳瑁的玉梳晃了晃:“你來得倉促,沒有準備,這梳子先給你用!

拓桑笑了起來:“我隨便對付一下就可以了,要這個干啥?”

“不要么?我就收起來了!本裆斐龅氖质栈,不知怎地,忽然一失手,玉梳掉在地上,齊齊地碎成了兩截。

她心里一抖,趕緊彎下腰撿了起來,若無其事地揣在懷里。

拓桑輕輕抱她一下,笑道:“傻孩子,碎了就扔了吧,等戰爭結束后,我們去買更好的!

“好的!本耵尤灰恍,“我好期待這一天早點到來!

議事大廳里,張原、周以達、劉之遠、監軍以及負責訓練戰陣的盧凌等將領早已齊聚一堂。規定的議會時間方到,幾乎是分毫不差地,他們看到主帥走了進來,在她身邊,跟著一名陌生的男子。

同時看到兩個風采這樣出色的“男子”一起出現,縱使是一眾粗豪的武將也無不有些意外,以至于好一會兒大營里忽然變得寂靜無聲。

“各位,這是新來的帥府謀士,也是我的貼身侍衛,他非常熟悉北方的地形以及戰局……”她微笑著環顧四周,“你們叫他君公子就可以了!

拓桑向眾人一禮,在君玉旁邊坐了下來。

眾人見這新來的“謀士”神情舉止不卑不亢,顧盼之間氣派極大,無不動容。

張原、周以達曾參加鐵馬寺一役,但是當時只匆匆見過拓桑一面。彼時拓桑滿臉血污、又是一身僧裝,如今,見了這玉樹臨風的男子,卻哪里還認得出分毫?

盧凌和弄影先生幾次和拓桑一起作戰,自然是認識拓桑的,也知道他和君玉情誼非淺?墒,拓桑不是明明已經死了么?他驚訝的目光看過去,拓桑微笑著向他點了點頭。盧凌盡管依舊有些吃驚,但見君玉又稱他“君公子”,知道他身份極端特殊,便也回以微笑,絲毫沒有露出吃驚的表情。

一份份軍情、戰報和建議遞了上來。

君玉仔細地快速翻閱了一遍,又和眾將領一一交換了意見。

赤金族長期以來,一直在逃避和本朝軍隊的大規模的決戰,因為他們擁有的是輕騎兵優勢,打得贏就打打不贏就跑,一旦本朝軍隊追擊,就會被誘如險境,堅壁清野,一敗涂地。但是,自朱渝加盟后,在朱渝的訓練下,增加了重騎兵和輕騎兵協同配合的正面作戰能力。因此,真穆帖爾也是早已磨刀霍霍,野心勃勃想和本朝軍隊來一場大的決戰,妄圖干脆花大代價徹底鏟除這道西北屏障,大舉南下。

眾將已經陸續提出了各自的看法和建議,最后,一個個的目光不由得落在了拓桑身上,想看看這新來的“謀士”究竟有何高見。除了想聽聽他的“高見”之外,眾人更暗暗驚詫的是他的“貼身侍衛”這一極其特殊的身份。眾將皆知君玉的武功出神入化,縱使軍中一流好手和她相比也是相去甚遠。所以她向來沒有什么貼身侍衛?墒,這新來之人竟然能夠成為她的“貼身侍衛”,莫非,此人的武功竟然比她還高?

君玉也微笑著隨了眾將看向拓桑。拓桑向她點點頭,眼中飛快地掠過一絲溫柔的笑意,然后面向眾人侃侃而談。

眾將各自暗暗點頭,發現這位“君公子”竟然對戰局了解得如此透徹,而他提出的弩騎兵和戰車協同作戰,輕騎兵和重騎兵的沖擊合圍,絕非夸夸其談,都是根據了軍中現有的軍需資源或者容易補給的就地取材原則以及縱深研究了北方的戰略地形提出的,完全可以達到相持戰和遠程奔襲的作戰目的。

君玉到西北戰場初時,西北軍是徹底地以步兵為主,騎兵只是通訊警報之類的作用,戰馬大大匱乏。步兵只能守不能攻,無法遠距離征戰,因此,在和真穆帖爾的交手中常常處于被動地位。

玉樹鎮大捷后,赤金族大軍被驅逐,君玉立刻組建了專門的養馬軍隊,到祁連、河套以及青海等原本出產良馬的地方,馴養戰馬。由于此方案較為可行,即使是在她離開軍中那段時間,繼任的梅大將軍也未中斷。到孟元敬入主內閣后,更劃撥了專門的經費維護這幾個重點區域的戰馬馴養。經過幾年的苦心經營,總算已經大有所成。

這幾年,她在西北軍中訓練了十萬精騎,采用步兵合圍輔助兩翼作戰,因為所有陣法均記錄在她自著的《鳳凰軍略》里,故將這個戰陣命名為“鳳凰戰陣”。

此次和赤金族的決戰,正是按照“鳳凰戰陣”部署的進攻和防守方案。而拓桑提出的看法正是依據“鳳凰戰陣”進攻后,下一步立刻必須面對的策略應對。

眾人中,除了盧凌知道拓桑身份特殊智慧廣博本領極大外,其他人均十分意外這新來的素不知名的“貼身侍衛”竟有這般深謀遠慮的本領。

張原本是西北軍中的頭號謀士,聽了這番策略,不由得大感佩服,仔細打量拓桑好幾眼,喜道:“西北軍多了君公子這般人物,真是天助我們哪!

君玉雖素知拓桑之能,但見他只細看一遍《鳳凰軍略》,立刻就能舉一反三提出側翼深入的補充,也情不自禁地喜形于色。她心里忽然覺得大大的松了口氣,似乎憑空多出了三頭六臂。她看了拓桑一眼,微笑著向眾將點點頭:“今天是除夕,議事就到這里吧!

眾將陸續告退。不一會兒,寬闊的議事大廳里只剩下了二人。

拓桑微笑著低聲道:“我現在更加領略到‘貼身侍衛’的好處了,不然的話,我現在就不得不和他們一起告退了!

君玉也低聲道:“今天是除夕。我終于可以和你一起過了!

拓桑深知她從小孤苦,長大后常年征戰在苦寒之地,真不知吃了多少苦頭,此刻見到她那種喜悅之情,對她的憐惜之意更加強烈起來,伸手輕輕拍了拍她的肩:“君玉,以后的每個除夕,我都會陪著你的!

兩人脈脈對視片刻,君玉笑道:“今天軍中有很多活動呢,你肯定從來沒有見過的,有很多很有趣的東西,我帶你好好看看!

拓桑點點頭,君玉微笑著和他一起走了出去。她常年征戰在外,許多個除夕之夜都是在軍中度過。今夜,雖然依舊在軍中,但是居然能夠和生命里最親近最重要的人一起度過,只覺得此生若此,再無所憾。

卖封边条赚钱不 农业股票 排列五近50期走势 期货配资怎么做 澳门娱乐所有网站 贵州快三中奖金额 江苏7位数官网 配资炒股亏 湖南快乐十分84期开奖结果 四肖选一肖中特930 暴雪电玩娱乐官网